• 欢迎进入陕西省引汉济渭工程建设有限公司!
  • 安全
  • 环保
  • 移民
  • 工程
  • 科技
  • 隧洞
  • TBM
  • 钻爆
  • 展厅
首页 > 图片 > 正文

致敬劳动者:秦岭隧道工,每个白天都是黑夜
2018-05-15 09:58:24   作者:   来源:今日头条   评论:0

上一张
收藏  分享到:
查看原图

图片选自王瑶摄影专题:《当代中国·引汉济渭》 ;

文字选自《王瑶谈摄影系列:捕捉意向》(人民邮电出版社即将出版);

说明:出于版权保护和网路传播的考虑,图像以72 dpi的分辨率显示,并不代表作品的真实质量。



秦岭自古乃关中天然屏障,山路艰险。唐朝文人韩愈诗曰:“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而今,交通顺畅,汽车翻山穿岭,如履平川。

引汉济渭工程是地跨黄河长江两大流域,横穿秦岭的国家重大水利工程,2016年10月和2017年8月,我两次来到工程现场,在水库,大坝,和秦岭腹地的隧道中,记录下工人日夜奋战,艰苦卓绝的劳动场面;在移民村,记录下移民的生活状态和如烟的乡愁。几年后,工程将惠及1400多万人的生活和工业用水,我想,这些照片将会成为那逝去岁月的一段记忆。

进入引汉济渭工程的秦岭隧道,从洞口乘坐小汽车半小时,之后换乘小火车,还要走半小时。这个隧道很深,大约有六、七公里。在噪声和摇晃中,我们驶往黑暗。这使我想起小时候看儒勒•凡尔纳《地心游记》的景象。我有一种时光穿越感,感到一种刺激,一种挑战,同时,还有一种模糊的难以言喻的预感……

小火车行驶半小时后停下。

下车后,步行进去。我们都穿着长筒雨靴,这里凹凸不平,泥泞难行,泥浆在铁轨中间流淌,顶上泥浆也向下洒漏,衣服已湿透了。洞中的温度高达40度,空气如同凝固一样,此时,开始胸闷了。十几分钟后,我们到达最深处。此时,已看不清四周,只是一片黑暗、昏暗,

借助游射光,也只看到工人的轮廓。盾构机轰鸣着,凿击着石壁。可是,这里的石头坚硬无比,世界最先进的盾构机,也是寸步难行,一种焦虑感弥漫在洞中。这是一场人与自然的较量,看究竟谁狠,看究竟谁硬。实际上,这也是人与自己的较量。

也许是没吃早饭的原因,拍着拍着,我觉自己的心跳明显加快。为了节省体力,我不再说话,慢慢前行,震耳欲聋的噪声。长时间的高温炙烤,空气中弥漫的灰尘,带来一阵又一阵的晕眩感。人们劝我撤退,我不甘心,因为还没有拍到我想要的片子。

终于,我隐约感到我想要的画面就在隧道深处灯光摇曳中,那是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工人在阴影中作业。我走近他,我在等待。不知过了多久,他弯下腰背上布满了汗水,泥水在冥冥之中闪着无数的光芒,我按动快门,捕获了这个被我题为《脊梁》的影像。我当时的意象是,这就是“中国脊梁”!正是在这个意象中我按动了快门。是的,只有在此时,只有身在现场,才能理解为什么称它为“中国脊梁”。这是何等艰苦的条件!我在这里几个小时就坚持不住了,而他们常年进行着超负荷的劳作、凿石穿崖。这是硬骨头的脊梁,比岩石更硬的脊梁!比大山更伟岸的脊梁!正是这样的一个个脊梁,扛起了时代,扛起了当代中国!

此时,我泪流满面,是感动,是兴奋,我不知道。

接着,我又拍到一幅画面,那也是一个局部,一个肩膀。

我把镜头平推过去,使图像稍稍变形,以增强力度。拍这张照片时,我虽没有上一张那么亢奋,然而,也同样是激情融入的。这张照片,也是我的所爱。

应该说,此时我已得到想要的,理应到此为止了。可是世间的事就是如此奇妙——“马太效应”出现了:你已拥有了,将给你更多;没有的,将把你现有的也夺去。亮点之后,往往又是一个高潮;期待的画面常常联翩而至。

那个幸运的发生是在回去的小火车上。同行有一个工人,他下班了。他坐在我的对面,一只手紧握着车窗上的铁丝网,凝视着前方

我开始拍他,他冲我笑笑,就再也没有理会我。可是,火车颠簸得厉害,光线太暗,无法呈像。我拍了许多张,都是虚的,影像也不好。我仍在坚持。忽然,车行一个光源处,一丝光亮透了出来,就那么一点,那么一丝,我抓住了它。

接着,又进入了黑暗,那个冥冥之光,再也没有显现。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