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进入陕西省引汉济渭工程建设有限公司!
  • 安全
  • 环保
  • 移民
  • 工程
  • 科技
  • 隧洞
  • TBM
  • 钻爆
  • 展厅
您的位置:企业文化 > 山水文苑 > 正文

仰望的背影

——写在父亲节

作者:子茵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6-22 16:39:12

有些记忆,时间久了就模糊了,而有些记忆,时间越久,越清晰、越透彻、越明白。

五月,我看见早晨浅浅的阳光里,我的父亲挽着裤腿,弓着腰在麦地里拔草,蓝色的衣衫被露水打湿了一半多,时而滴水的衣襟在膝前晃动着,手上的沟壑里布满了绿色的泥土,那是新鲜的带有浓浓草香的泥土。

当风吹过,一望无际的麦田里掀起了一层层的浪花,那是绿色中夹杂着米黄的浪花,美丽极了,浪起浪落间,父亲的身影也时隐时现。

那时,我很小,据说还机灵,在一大片麦田中总能找到自家的地和正在干活的父亲,于是,母亲总派我去地里喊父亲回家吃饭。

起风时,我就站在地间的梁坎上,尽量使自己站的高些,当一波波的麦浪袭来时,我会一次次的跳高,在一片片舞动的绿茵中寻找父亲那弓着的背影,就像在大海里的船舶寻找航行的灯塔一样,有了他的指引,有了方向,我的人生才开始了航行。

后来的很多年里,很多漂泊的时光里,我觉得自己向蒲公英一样,随风起舞,随波逐流,初心不在,自我渐失,一次次的被归零,一次次地强迫自己去适应。青春在迷茫中流过指尖,没有了轻盈的步伐,没有了悦耳了音乐,当岁月的痕迹爬上鬓角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心灵的脚步没有跟上疾驰的生活。触了礁、碰了壁,伤了心,才回了头,还好,灯塔在,航行总还有方向、有动力。

当一重重的麦浪淹没我的时候,有一种恐慌、一种惧怕随之而来,那个时候,只想快快的长大,只要高过身边的麦秆,便能一眼找到父亲,找到内心的安稳。当我孤立无援时,就会大声的叫父亲。父亲的声音雄厚有力,是那种北方男人固有的深远、带有磁性且宽广的声音,就此,回荡在麦田的上空,涤荡在岁月的长河里,伴我长大。

回家的路上,父亲走在前,他会考我一些珠算口诀(我和姐姐很小的时候便学了珠算,是父亲教的),在明确我熟知之后,便会教我新的知识。我跟在他身后,他的背影简单而又憨厚。那时起,仰望父亲已成为我的一种习惯。以后很多类似的场景,父亲问的最多的就是我的学习,再后来就是工作,虽然有时我怀疑父亲是否听懂,但我们就这样走着、说着。

我依旧跟在父亲的背后,看着他的背影。

这样的时光过的很快,如今只是短暂的相聚和一次又一次的目送。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2018年6月     

编辑:刘倩茹

上一篇:党建时评:持续掀起学习《梁家河》新热潮
下一篇:大山里的青春——献给引汉济渭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