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进入陕西省引汉济渭工程建设有限公司!
  • 安全
  • 环保
  • 移民
  • 工程
  • 科技
  • 隧洞
  • TBM
  • 钻爆
  • 展厅
您的位置:资讯中心 > 媒体关注 > 正文

【水润三秦】致敬,伟大水利工程的建设者——陕西引汉济渭掠影

作者: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3-13 11:03:42

1552446537381692.jpg


神州大地,包罗万象,总有很多绝美的风景地心引力般吸引我们的脚步,然而也有很多地方,虽然没有惊绝艳丽的风景,却依然一次又一次吸引我们不辞劳苦,欣然前行。因为那里,有令人泪目的感动,有扣动心弦的震撼,更有油然而生的敬仰!陕西引汉济渭工程施工现场,即是这样一个地方。

智能监管,科技筑起三河口枢纽新高度

2月底,春寒料峭。快到秦岭服务区时,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绵延起伏的秦岭山脉一忽儿就银装素裹,山与天连成一片,壮阔辽远、清朗俊秀。再往前走,雪住了,化为零星的小雨。待到引汉济渭三河口水利枢纽工地时,雨滴又变成了雪花。

一路车不多,有些清冷,但工地上却一派热闹繁忙景象。从公路边的观景平台俯身观望,一道拱坝已具雏形,塔吊耸立,各种施工机械、车辆有序运转。有人在拿着水枪喷水作大坝养护,有人在挥手摆臂指挥车辆有序通行,有人在戴着防护罩电焊,红红的火花在雪中飞溅……

白雪飘舞中,但见观景平台的东北角高高矗立着一根柱子,上面安装着两个监测仪。工作人员解释说,那是大坝施工智能化监控管理平台用的。

引汉济渭工程是我国“十三五”规划的172项重大水利工程之一,同时也是陕西省规模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战略性、基础性和全局性水资源配置工程。工程分一期调水工程和二期输配水工程,目前正在实施一期调水工程。调水工程由黄金峡水利枢纽、三河口水利枢纽和秦岭输水隧洞三部分组成。作为调水工程之一的三河口水利枢纽,其主要任务是调蓄支流子午河来水及一部分抽水入库的汉江干流来水,向关中地区供水,兼顾发电,是整个调水工程的调蓄中枢。而三河口的主体工程拦河坝,最大坝高145米,是我国少见的几个高碾压混凝土拱坝之一。

大坝工程建设规模居国内外拟建同类坝型前茅,工程规模大,建设工期长,施工过程受自然环境、结构形式、工艺要求、组织方式以及浇筑机械与建筑材料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使得施工计划安排、进度控制和资源优化配置十分复杂,而且坝址所在地区年温差大,温控条件较恶劣,防裂难度明显大于同类已建工程。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引汉济渭工程三河口水利枢纽施工期监控管理智能化施工项目部副经理郭辉介绍说:“我们的项目,为三河口量身打造,项目主要包括枢纽施工智能化监控管理平台,和大坝混凝土温度智能监控管理、大坝混凝土碾压质量监控管理、大坝施工质量综合监控管理等10个监控系统。”

国之重器,必有利器。三河口水利枢纽施工期智能化监控平台不仅可实现对大坝混凝土温度控制、大坝碾压、大坝坝基灌浆等建设全过程进行全自动智能化预警与控制,有效确保大坝施工安全与工程质量;还能实时准确采集相关数据,为大坝今后的长期运行安全管理提供支撑平台。

夜以继日,黄金峡工地热火朝天

下了一夜雨,地上有些湿滑,趁着夜色赶往黄金峡水利枢纽工地。黑漆漆的夜幕下,工地上灯火通明,各种机器的轰鸣划破夜的寂静。

“目前正在进行围堰混凝土浇筑,那是两辆反铲车在平仓”。中国水利水电第十二工程局有限公司黄金峡项目部现场施工人员张加政指着正在作业的机械设备向记者介绍道。

黄金峡水利枢纽是引汉济渭工程的两个水源之一,也是汉江上游梯级开发规划的第一级。坝址位于汉江干流黄金峡锅滩下游2公里处。

“昨晚下了一夜雨,咱们还在继续施工,没有停工吗?”看着灯光下紧张忙碌的施工场面,记者问。

“混凝土浇筑有个特性,一旦开仓就不能停,我们施工人员都是两班倒,包括我们监理、施工方也都是两班倒,不论白天晚上,随时都有工作人员在现场。”张加政回答。“现在浇筑的这一仓设计方量是1560立方米,高度1米5,正常情况下,10多个小时就能收仓。这是最底层,仓量小,后面一仓有7、8千方的,浇筑时间就长。”

“那浇筑起来也不能停吗?”记者问。“当然啊,一开仓就不能停的,我们要尽量把工程进度往前赶。群众都在等着用水,我们要加劲干,争取尽早完工。”张加政说。

据引汉济渭公司负责人介绍,引汉济渭工程建成后,年均调水规模15亿立方米。届时汉江水将通过秦岭输水隧洞调入关中各受水区,满足西安、咸阳等城市及沿线6个工业园区用水,惠及2300万人,补充300万至500万亩耕地的农业用水。同时,每年可增加渭河入黄河水量6亿至7亿立方米,有效补充黄河水资源,为陕北置换黄河取水指标。

红日东升,天空放晴,一切像苏醒了一样,不经意间,工地已是一片沸腾。盘旋的山路上运输车辆在轰隆隆得跑;半山腰,挖掘机、铲车在挖土、铲土;山谷里,各个项目点上,机器在动,工人在忙,处处蓬勃着生命的活力,涌动着春天的希望。

早日完成引汉济渭工程这一宏伟蓝图,早日造福人民群众,已成为所有引汉济渭参建者的共同愿望。

攻坚克难,隧洞内外冰火两重天

车里暖风开着,车外寒风吹着,来到引汉济渭秦岭输水隧洞4号洞,冷得人都不忍下车。至洞口,却见浓浓的白雾样的热气从洞里绵延不断的涌出。

“洞里温度高,正常情况30度以上,施工掘进时40度以上。”工作人员介绍。

秦岭输水隧洞最大埋深2012米,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从底部穿越世界十大主要山脉之一的秦岭。断层塌方、岩爆、硬岩、涌水、有害气体等各种地质灾害在隧洞施工中叠加发生,工程综合难度堪称世界少有。

穿越秦岭主脊的施工段全长约34公里,由于受地质地形等条件影响,无法采取传统钻爆法施工,工程引进了两台国际最先进的全断面隧道掘进机(TBM),从秦岭南北相向掘进,共克天险。2018年12月3日,岭南TBM首段贯通。12月26日,岭北TBM段提前完成合同任务。目前,岭北对TBM设备进行检修升级改造后,将继续向南掘进3公里,最终实现南北两台TBM握手,秦岭输水隧洞全面贯通。

3号洞和4号洞于12月3日贯通后,TBM由3号洞转场至4号洞,检修完成后,将继续向前掘进。TBM先步进至检修洞进行拆除、吊装等大型检修,然后继续步进至下游掌子面,进行调试等局部检修。现在正在进行尾端皮带机重新架设,供水、排水系统改造,模板支护衬砌和洞外临时渣场建设等工作。中铁隧道股份有限公司引汉济渭秦岭输水隧洞TBM四公司工程部副部长蔡荣泽介绍。

“我们4号洞先前采取的是人工钻爆法,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涌水和岩爆。”蔡荣泽说。雨靴35公分高,人走进隧洞工作面,水就进到雨靴里了。而且岩爆频发,隧洞高8.67米,最严重的一次岩爆洞腔塌陷约10米,最大的一块落石重达30吨。站在塌方下用手电筒往上照射,看不到顶。”

岩爆发生时,岩石碎片像子弹一样,最远能弹射20米。

为了预防意外,项目部给工人专门配备了防弹背心、钢盔。“有一次检查完掌子面,刚转身,啪,一块飞石弹射出来,擦着我的后背嗖地飞过。还有一次我刚从洞子左边走到右边,一块石头咚的一声从洞顶垂直掉下来。幸好我没有端直走,是斜着走过去的,刚好绕过石头。”听着蔡荣泽的讲述,虽然没有亲身经历,却早已心有余悸。

为了安全,工人们就顶着40摄氏度的高温,身着防弹衣、头戴钢盔在隧洞里施工。

正是TBM设备检修期,环境没有施工期艰苦,可行至洞内,湿热的感觉还是让人有些喘不过气。脱了羽绒服,脱了毛衣,还是热得浑身难受。索性只穿个T 恤背心,可依然头上冒热气,浑身直流汗。工人们光着膀子在忙碌,一滴滴汗珠从发丝、从脸庞、从前胸后背一颗颗不断滚落。

平常人在隧洞里能呆两个小时已经超出寻常,可工人们每天要在这种环境下工作10多个小时。

凝视那一张张面孔,那一个个身躯,心中澎湃激荡的、是感动、是震撼、是深深的敬仰。

为有源头活水来,中华儿女多壮举。让我们向伟大的水利工程建设者致敬!向英雄的水利工程建设者致敬!


相关链接:水润三秦

编辑:刘倩茹

上一篇:【陕西广播电视台】新春走基层|岗位上的坚守 隧洞里的春节
下一篇:【陕西台】劳动创造美好生活——2000多名建设者奋战在引汉济渭工程一线